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临邑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1 20:00:0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临邑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,绥滨白癜风医院,天津白癜风会遗传么,建阳白癜风医院,海南白癜风,北京皮肤科白癜风好的医院,临清白癜风医院

  2016年的华语乐坛已陷入原创绝境,走红的原创新歌新人屈指可数,各类综艺节目依然在靠老歌老人过活。但同是2016年,音乐行业却受到资本追捧,融资消息迭出。

  受益于版权保护加强,在互联网免费音乐冲击下奄奄一息的中国音乐产业又活了过来,产业链已经重构、商业模式仍在摸索,回归音乐产业本身正成为各界共识。

  从唱片到播放器 移动音乐成为新消费

  在传统音乐产业链上,唱片公司位居核心。当时全球市场是五大唱片公司主导——华纳、BMG、EMI、Sony、环球。中国内地的唱传统唱片公司是以OP(Original Publisher,片公司起初难以与之抗衡,后来凭借对本土市场的熟悉,逐渐发展壮大。涌现出红星音乐社、华谊音乐、太合麦田、海蝶音乐等唱片公司,其中以太合麦田和华谊音乐两大公司最具代表性。此外,保利、中信等央企巨头也成立文化公司涉足音乐市场。

  正当内地唱片公司甩开五大巨头步入正轨之时,互联网兴起了。无论国内唱片公司,还是老牌国际巨头,都受到互联网免费音乐的巨大冲击。国际唱片公司因此开始了整合大潮,“五大”变为“三大”(环球、索尼、华纳)。中国市场上,小唱片公司大都被淘汰出局,大唱片公司则有的名存实亡,有的靠并购整合抱团取暖,到如今已经所剩无几。 “互联网冲击的是全球音乐市场,但国内市场更为惨烈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说。

  《2015年音乐产业发展报告》显示,2014年中国实体唱片市场规模下降至仅有6.15亿元,歌手们纷纷转战其他领域。此时,互联网已经从PC端向手机端转移,移动音乐成为音乐消费的主要形式。商业重点则从靠MP3吸引流量,转入到对“播放器”这一新业态的争夺。

  “播放器之争导致了直到今天,一提起音乐行业,多数人想的还是播放器,而非音乐行业本身。”太合音乐集团市场中心总经理司新颖对记者说。

  

  在线音乐平台巨资买版权 版权公司迎来春天

  2015年7月,一纸“史上最严限令”(《国家版权局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的通知》),彻底终结了网络音乐的“盗版”时代,播放器公司则因此坠入冰点。

  “版权大战”落幕时,百度音乐、唱吧、喜马拉雅、阿里音乐等众多网络音乐服务商主动下线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 220余万首,超过300家网络音乐平台关张,幸存的在线音乐平台不得不花费巨资购买音乐版权。

  百度音乐总经理王磊告诉记者,来到百度音乐后,他发现百度音乐用户基础庞大。百度音乐为了充实曲库,准备了几亿元的预算跟腾讯音乐签转授合作相较于大平台,财力有限的小播放器公司开始卖出变现,退出江湖。

  2013年底,阿里集团收购天天动听,与旗下虾米音乐合并。2014年海洋音乐并购了酷狗、酷我,计划赴美上市,但随后被QQ音乐并购。百度音乐在2015年底卖给了版权实力雄厚的太合音乐集团。

  至此,互联网音乐播放平台基本形成了“三大二小”的产业格局。“三大”是腾讯音乐、太合音乐、阿里音乐,“二小”是网易云和多米音乐。小公司再也难以有生存和进入空间,这也使得拥有众多音乐版权的公司迎来春天。

  太合音乐集团并购百度音乐 搭建商业闭环

  有两种公司手上拥有版权,一种是以太合音乐集团和国际三大唱片公司为代表、靠艺人经纪管理生产音乐产品的传统唱片公司;还有一种就是在SP(Sub-publishing,转授权的二级版权公司)时代就发展起来的版权管理发行公司,这类公司目前的代表是恒大音乐。

  音乐版权一般指音乐著作权,实际上,音乐版权还包含了音乐作品的表演权、灌录许可权、同步权、复制权、印刷权、广播权、网络传输权等财产权利和署名权、保护作品完整权等精神权利。音乐版权业务成本低、利润高,使得版权公司赚得盆满钵盈。

  

  “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一定要知道你的用户在哪,你的用户是谁,你的用户想要什么服务。”基于这个认识,太合音乐集团董事长兼CEO钱实穆促成了太合音乐集团对百度音乐的并购。

  2015年12月3日,百度宣布旗下百度音乐业务并入太合音乐集团,之后将会协助太合音乐集团打造一个全新的线上线下音乐机构。太合音乐集团整合了太合麦田、海蝶音乐与大石版权三大唱片公司,目前是华语音乐市场份额最大的音乐服务提供商。

  太合音乐集团相关人士向记者解释,购入百度音乐,太合音乐集团看中的是其线上的用户,也就是百度音乐的渠道效应,因为这与从事唱片行业起家的太合音乐集团连接,恰好可以形成一个商业闭环。

  实际上,从黑胶、卡带、CD、MP3到数字音乐时代,表面看是音乐产品变化,实际则是销售渠道的改变。以太合音乐集团为例,过去围绕艺人做服务、代理发行,从未做过客户端的服务。而通过音像市场卖出的CD,唱片公司并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购买,所以传统唱片公司对终端客户的判断并不清晰。

  互联网数字音乐将销售渠道彻底改变,将产业链缩短为更为简练有效的“内容+渠道”。这是传统唱片公司不愿意做新专辑的原因,也是做原创音乐的太合音乐集团愿意购入百度音乐的原因。“因为和百度音乐平台的结合,我们现在准确知道C(用户)在哪了,C是谁了,这个渠道会更宽,同时指导我们把服务做得更精准。” 太合音乐集团董事长钱实穆说。

 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这种模式颇有优势,比如百度音乐可以独播太合音乐集团旗下的版权音乐,再比如百度音乐大力宣传太合音乐旗下歌手。

  

  音乐平台盈利点多 金额有限

  目前各音乐平台的盈利点包括:付费用户、数字唱片、版权转让费、维权收费、广告等。盈利点虽多,但金额却都有限,甚至难以覆盖昂贵的版权费用。

  

  收费难是由于早期互联网音乐不仅可以免费听,还可以免费下载,用户没有付费意识。首先平台成本高,带宽、服务器的使用再加上版权价格居高不下;其次收费会员的转换率低,在线音乐平台非付费用户过亿,付费会员仅1000万。同时在线音乐用户变化太快,平台忠诚度很有限。新的盈利点需要大量时间才能创新、补充、健全。

  阿里音乐董事长宋柯同样不看好付费音乐。他算了笔账:“苹果公司加Spotify,这两家全球经营的公司,到现在付费音乐用户总数不足3000万。中国内地市场乐观估计,付费用户也就3000万-5000万规模。这些人每个月花10元包月,一年就是60亿元。其中版权方拿走一半,剩下30亿元,至少六家平台分,每家5亿元。继续增长?我觉得很难。”

  

  普华永道在《全球娱乐和媒体产业年度报告》中断言,尽管音乐播放平台的发展十分迅猛,但仍然难以为音乐产业带来更多收入。以美国为例,音乐付费下载总营收极有可能从2015年的23亿美元左右跌至2020年的10亿美元。

  回归音乐产业本身 演唱会业务获利可期

  太合音乐集团认为,要解决平台盈利问题,最快捷的方法就是回归到音乐产业本身。百度音乐总经理的王磊告诉记者,在离开网易云音乐后,其实机会很多,但是最终还是选择了百度音乐。因为,百度音乐已经不是单独的播放器公司。

  2014年,中国演唱会票房总收入同比增长5.7%,观众规模同比增长31.2%,演唱会场次同比增长30.6%。而英国音乐产业报告Measuring Music 2015指出,2014年英国的现场音乐占到整个英国音乐产业总收入的四分之一,同比增长了17%,收入9.24亿英镑,几乎是录制音乐6.15亿英镑收入的1.5倍。同时,现场音乐目前也成为英国在经济和就业贡献方面增长最快的领域。

  演唱会业务的快速增长,不仅给恒大音乐、太合音乐集团这些操办演唱会驾轻就熟的公司带来收益,同时也让众线上音乐平台窥视,王菲线上直播演唱会可以说是互联网音乐平台对此项业务的试水。

  其他文化产业公司也将触角伸了进来,乐视音乐、恒大音乐、摩登天空等目前都在筹备可以取代Live House,甚至比 Live House更高级的场所。Live House最早起源于日本,是一种小型室内演出场馆,具备专业的演出场地和高质量的音响效果。与大型体育馆或者大会堂等不同,Live House提供了一个让观众与表演者零距离接触的平台,演出气氛往往会远胜其他大型场馆。

  太合音乐集团旗下的秀动是全国LIVE HOUSE演出最具影响力的互联网平台,也是国内最具行业价值的LIVE HOUSE运营品牌,在全国近百所城市中与超过800家LIVE HOUSE拥有常年合作的良好关系,国内外艺人超过4000多组,每年运作LIVE HOUSE演出万余场,为广大音乐用户提供复合型音乐视听体验。

  摩登天空则在2015年开出第一家与地产商合作的演出场馆Modernsky Lab,集合了Live House、商店、咖啡馆、录影棚等功能。2016年随着“月亮湾”的竣工,Modernsky Lab将为上海带来全年近200场的现场演出、100多场电音派对,以及近30场沙龙和艺术展览。

  好的音乐作品才是实现盈利的核心

  原有的互联网音乐平台争夺还没决出胜负,新的模式和公司就开始不断涌现。“内容+渠道”的音乐产业链上,仅靠渠道争夺是不够的,业内越来越意识到,好的音乐作品才是实现盈利的核心。数据显示,国内的独立音乐人数量已经超过10万,其中只有极少数为大家所熟知。而目前各平台争夺的重点是:如何让这些独立音乐人依附到自己平台之上。

  为此,太合音乐集团启动了“原创音乐”方面的布局,这既包括太合麦田、海蝶音乐、大石版权的内容生产,也包括对原创音乐人的扶持计划。2016年3月,太合音乐旗下合音量推出全新计划全球原创音乐“T制造”。截止到2016年年底,T制造计划已累计发放奖金736万元,收录原创歌曲过万首,获得奖金音乐人及听众累计超过6万人。同年,虾米音乐推出了寻光计划、QQ音乐公布了Music+计划,网易云音乐推出石头计划,这些计划涵盖数字专辑、音乐发行、推广包装、音乐会、粉丝导入等。但和可以快速带来收入的版权不同,扶持音乐人至少需要一年到两年时间。

  在互联网协作模式下,各种资源开放,技术升级,渠道易主,让音乐人摆脱了过去依赖唱片公司的模式,音乐创作、推广方式也越来越灵活多样。音乐产业的产业链未来还会调整,正在探索的新商业模式也有待稳定,但无论如何,几年前濒临死亡的音乐产业,如今又迎来了曙光。

  (责任编辑:欧云海)

  [责任编辑:赵刚]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眉梢有一块很小的白斑是否是白癜风